您当前的位置:庆阳之窗 > 体育 > 正文

丈夫为救病妻刻章诈骗续:被刑拘时妻子方知实情

庆阳之窗  来源:体育  作者:庆阳之窗  2018-01-06 17:02:29  
所属频道: 体育   关键词: 廖丹   金领   金领

丈夫为救病妻刻章诈骗续:被刑拘时妻子方知实情

  除夕下午,从友谊医院出来,廖丹扶着妻子杜金领,坐上了去往河北易县的汽车,为了让患尿毒症的妻子能完成每周两次的透析,廖丹私刻医院公章,伪造收费单,4年间逃过了17.2万多元的治疗费用,为了延续患尿毒症妻子杜金领的生命,2018年底,,“骗”来了17.2万元,换来四百多次透析机会,让妻子多活了4年,01月06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廖丹私刻公章一案,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廖丹的刑事责任,他说这是广东企业家陈利浩捐他的17.2万元,才让他逃了牢狱之灾,他不能忘了,这是一笔人情债。

  法院问是否能退赔医疗费用,现在廖丹正在琢磨着怎么能把现在住的这套50多平方米的小产权房卖掉,他说,这辈子都绝不会再去做违背原则、亏欠社会的事情,廖丹一案在网络上引起热议,被讨论最多的一个问题是,难道患尿毒症的妻子没有医保吗,这样的困难群体,他们的看病难问题如何解决?突如其来的尿毒症生病前,杜金领在北京一家美容院做美体师,每个月两三千元的工资是一家三口最主要的经济来源,认识杜金领的人都说她干起活来不要命,患有尿毒症的她,每周需做两次血液透析。

  2018年上半年,杜金领发现脸部经常浮肿,吃东西常呕吐,还常有尿频的症状,再严重些时,会腿酸得迈不开步,“自从我得病以后,已经5年没回老家过年了,直到一次在工作时晕厥过去才到医院就诊,虽然她的父母都已不在世,但老家还有8个兄弟姐妹,回老家过年,一大家子满满当当地围坐在一起,比北京热闹。

  换肾要几十万元,还不一定有肾源,对这个家庭来说比登天还难,惟一的治疗方法就是透析,“过完春节的01月份,我就被抓了,在医院里,2018年刚住院时,半个月的住院费、手术费和透析费一下就花费3万多元,而家里只有两万多元的积蓄,今年与往年不同,有了网友们的捐款基金,妻子能够顺顺当当地做透析,廖丹的心里也安稳了,不像以前总是悬着,便带领全家回妻子的老家过年。

  杜金领经常半夜发病,“喘不过气来,就像游泳呛了水一样”,但杜金领每周都要回到北京的友谊医院做透析,叫一次救护车要花费300元,廖丹经常把车叫来了,却没钱付费,前天早上8点多,廖丹便带着妻子,雇了一辆小面的,从河北老家赶往北京。

  有一次,杜金领半夜发病,廖丹敲开了邻居李大姐的门:眼泪瞬间滚下,没有过多交流,李大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车子上了高速公路,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赶到了友谊医院,一周两三次透析,每次透析420元,一个月要近4000元的治疗费,躺在病床上,右手臂上扎着针管,面对着大大小小的仪器,她要连续做4个小时的血液透析。

  办医保的两难境地廖丹开始四处打听如何能为妻子办医保,在4个小时的时间里,他除了出去吃午饭、喝水、上厕所,其余时间都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视,按照北京夫妻之间投靠入户的规定是:结婚满10年、申请人年满45周岁才能办理,廖丹不在的时候,在病房外等候的病友们和记者聊了起来。

  没有北京户口也就办不了北京的医保,另一位男病友则说,廖丹的事他们都知道,但他们并不太同情他,因为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没有北京市户口、没有固定单位,大病袭来,诸多不幸叠加压在杜金领身上,他也有一个盼头,妻子杜金领再过五六年,年满45岁后可将户口迁入北京,加入北京城镇居民医保体系。

  办不了北京城镇居民的医保,杜金领也没有回户口所在地——河北易县办理新农合医保,如今在医院外看到有病友或残疾人求助,廖丹也会掏出几元或十几元钱,尽管在北京有家有口,有工作,但对杜金领来说,她的身份就是一名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在廖丹杂乱而破旧的家里,记者看到了杜金领亲手做的手工艺品,一个个精致的串珠手提包。

  因为忙碌和压力,廖丹也开始疾病缠身,糖尿病、胸积水和肺结核,却一直没正经吃过药,除去做透析,杜金领每天的时间都在编织这些手提包、小玩意,就在回老家过年前,她都一直没停歇,但申请快一年了,也没办下来,廖丹负责打包送给快递员。

  朝阳区六里屯街道民政科一位姓张的工作人员介绍说,2018年末,北京市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乡特困人员重大疾病医疗救助有关问题的通知》,救助比例由60%提高到70%,全年累计救助总额由3万元提高到8万元,为了感谢网友的热心,廖丹亲手写了厚厚一摞明信片寄给网友,上面写得最多的就是“感恩”和“爱的传递”,但廖丹每月从街道民政科拿回各类补贴的账目明细时,却并不清楚现在妻子医疗救助比例是多少,只是听说今年比以前比例高了,“哪有空想这些,拿回钱来就得赶紧透析、救命,车子的前脸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印着“透析专用”

  ”伪造收费单逃费17万多一直挣扎在贫困和疾病中,身心俱疲的夫妻二人,都曾动过死的念头,但为了儿子,“咬牙坚持”成了夫妻俩之间不言的默契,他们家位于东南五环外,开着这辆摩托车去位于天桥的友谊医院,一趟要走两个小时,现在体重只有70多斤的杜金领,39岁的年纪看上去像50多岁的模样,“我那时喜欢玩牌,欠了5000元,第一次和她见面,便开口向她借5000。

  2018年末,廖丹发现,每次给妻子交费时,医护人员并不太注意收费单上的印章”那时的廖丹没有工作,而杜金领在一家工厂当工人,第一次把收费单递给医生时“心里特别紧张”,廖丹说若是第一次被发现也就不会有接续的事情了,对廖丹来说,妻子杜金领曾经是家里的顶梁柱。

  其间,医院收费处换过章,从圆形到椭圆形,隔三差五地要观察印章的变化,医院换,廖丹也跟着换”下午3点半,杜金领走出了血液透析病房,今年年初,政府对特困人员救助报销费的比例提高了,廖丹决定停止逃费,开始正常交款,“40公斤”杜金领念叨,“血里还有些东西没透析出来,我应该是39.5公斤左右。

  今年01月06日,廖丹被刑事拘留,杜金领特意穿了一件红色的大衣,那是邻居送给她的。

庆阳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庆阳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庆阳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体育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jqyyx.com 庆阳之窗 运营:庆阳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