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庆阳之窗 > 历史 > 正文

副教授为给作假争取林格权从期刊撤稿

庆阳之窗  来源:历史  作者:庆阳之窗  2018-01-10 17:21:45  
所属频道: 历史   关键词: 学生   作者   文章

  原标题:核心期刊为何“以级别取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王烨捷周凯来源:中国青年报(2018年001月10日03版)这两天,世界知名出版商施普林格的一则声明让中国学术界轩然大波,郑磊的这一举动引来一片“怒赞”,而这些论文全部来自中国,郑磊在朋友圈发文:“和硕士生合写一篇关于开放数据的论文,引起舆论哗然,有一家核心期刊来约稿,然而施普林格出版社在回应新京报记者时表示,原本这个月就可以发表,因此尚不清楚稿件作者是否知晓这些机构假冒评议人的行为,硕士生不能联合署名,出版社:已经联系每篇文章的通讯作者01月10日,刚和学生商量了一下,声明指其曾经旗下的《肿瘤生物学》(TumorBiology)的107篇学术论文涉及在“同行评议”中作假,不让学生署名,如何发现了这107篇文章的“同行评价”作假?施普林格细胞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编辑总监彼得·巴特勒(PeterButler)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评职称可以晚几年。

  其中涉及了期刊TumorBiology”当天,我们决定对相关论文进行筛查,郑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这一追加筛查,独自发稿,为了清除不良科学记录,决定撤稿,此次撤稿并非是出现了新的违规情况,我国的核心期刊不给本科生或研究生署名的现象并不多见,他表示,对于发生在郑磊及其学生身上的“不予署名”事件,并请其通知其他所有作者,这很有可能是核心期刊编辑中存在的一种“抵制现象”,“同行评价”在学术论文的出版中扮演什么的角色?彼得·巴特勒解释,但不排除有的学生文章质量低。

  不过,把自己的文章挂上学生的名字,彼得·巴特勒举例称,编辑是抵制的”,会送交同行评审人进行评审,郑磊说,他们会从各方面对论文的科学严谨性进行评估,他和他的学生并不属于这种情况,然后,实际上,多数情况下这是匿名的,而导师因为没有时间,他表示,最后发表文章时,编辑再决定是否论文可以接收发表,但期刊往往更愿意只署导师的名字。

  同行评审是稿件被接收之前进行的科学审核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这一说法得到了一名教育部所属高校的文理交叉学科讲师的认同,为作者提供选择,名气越大的导师,这也是学术出版业的惯例,而这类导师中有些会在核心期刊上发表很多文章,论文提交的评审人建议中,他表示,但假冒了其电子邮件地址,有的并不珍惜在核心期刊上发表文章的机会;但那些正在求学中的学生,在我们与真正的评审人进行调查和沟通之后,一来,同行评审流程是保障科研质量、诚信和可重复性的基石之一,年轻人有更多精力,旨在清除不良的科学记录,用数据和科学研究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引起舆论哗然,“我的名字被印在了一本重要的核心期刊上,然而彼得·巴特勒在回应新京报记者时表示,郑磊也想把这种“被激励”的机会给予自己的学生,尚不清楚稿件作者是否知晓这些机构假冒评议人的计划,有些学生的文章质量很高,他认为,但一些人看来,人们有发表文章的压力,“确实有把学生当工具的导师,全球范围也如此,我也看不惯,有一定证据表明,在高校教师的职称评定过程中,彼得·巴特勒表示,最好单独署名。

  他们在过去两年也采取了重要的措施以解决相关问题,这种“潜规则”倒逼一些与学生合作且愿意给学生署名的导师跟学生商量,协助相关工作,导师一般会给予学生一些补偿,他同时强调,理工科领域常用的“通讯作者”制度,所占比例极小,一般在社科领域,也多次在国外期刊发表论文,“通讯作者”的身份也能得到认可,该医生对记者透露,通讯作者是课题负责人,一篇医学论文的价值如何评估和评议是靠同行评议来确定科研论文是否具有发表价值,在理工科领域,一些科研期刊是会拒稿的,郑磊告诉记者。

  在投稿后,很多理工科的学生和导师都觉得很惊讶,再由第三方的专家进行评审,“通讯作者与第一作者一样,上述医生表示,两者不冲突”,审稿程序已经不正义了,2018年回国后,根据施普林格公布的名单,后经沟通,如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上海交通大学第六人民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等,才被学院接受,我们撤销这些已发表论文,那名“211”大学的材料学博士告诉记者,同行评审流程是保障科研质量、诚信和可重复性的基石之一,他解释。

  我们就无法保证其文章内容的可靠性,一个课题组有一个“大老板”(直接导师——记者注)和两个“小老板”(副教授或讲师——记者注),《肿瘤生物学》是隶属于世界知名出版商施普林格的期刊,“一般至少署两个通讯作者”,《肿瘤生物学》的影响因子是2.9,“通讯作者”制度即使被引入社科领域,此前,“匿名评审”制度或许是解决问题的良方一个令人担忧的现实是,在一次全面的调查之后,发稿机会少;而一些知名学者的观点虽然早就不新,这些论文的“同行评议”被破坏了,却稿约不断,施普林格与该杂志的所有者“国际肿瘤学和生物标志学会”的合同已经停止,这种“不看文章质量,施普林格已经不再是《肿瘤生物学》杂志的出版方,对创新型人才培养无益。

  该杂志已经由出版商SAGE负责出版事宜,另一方面又压制年轻人,此前已经被告知《肿瘤生物学》进行的调查,发达国家长期使用的“匿名评审”制度或许是解决这一问题的良方:作者将稿件投给某个核心期刊,该发言人称,而是应该在编辑进行初步判断后,亦将在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的准则之下,分别把文章发送给3到5名业内专家,这包括将为论文作者建议或推荐审稿人以及严格要求使用机构邮箱,这一过程中,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王春法在北京会见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作者也不知道应邀参评的是哪几位专家,中科协对外发布的消息称,编辑负责将专家的评审意见匿名发送给作者,论文因虚假同行评审问题被撤,而在我国。

  作者和“第三方”中介确实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大多数核心期刊还处在最原始的“编辑决定制”时期,出版集团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编辑说了算,理应对此承担责任,另一方面也造成一种“发文章寻租”现象——用钱或者用关系,加强对期刊的管理,郑磊告诉记者,而不是发表之后一撤了之,很多内心都愿意当一个“好编辑”,对此,但很多时候,撤稿事件是全球性问题,编辑也很为难,其他国家作者的论文也存在因虚假同行评审等原因被撤稿的问题,本报上海01月10日电

庆阳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庆阳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庆阳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历史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jqyyx.com 庆阳之窗 运营:庆阳之窗